当前位置:>>行业资讯
郑建平:小镇经济+PPP 可做“减法”融资
文章来源:中国发展网 作者:中国发展网

由中国发展网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新常态经济发展高层论坛暨2016“发展中国年度人物”盛典在北京举行。在“小镇经济对话”分论坛上,中关村丝路PPP金融研究院的郑建平院长在演讲中表示,企业都是逐利的,社会效益的一定的可能性情况下,但是核心效益还是经济效益,经济效益钱从哪来?第一、当然是使用者来付费,我们收多少钱?这个帐大家来算,收不上怎么办?小镇的公共服务领域要政府来付费,政府财力到底是多少?我们来探讨,在有限的财力下是不是能通过资本的方式去放大?让满足他的这些公共设施的投资回报呢?

以下是演讲全文:

郑建平:各位来宾、各位新老朋友,美丽的主持人大家下午好!今天很高兴受王嘉琦秘书长的邀请来跟大家探讨文化小镇与PPP模式的一个话题。实际上一个成天谈钱的金融人谈文化的事确实感觉有一点诚惶诚恐。文化小镇我听了前面嘉宾的分享还是蛮有感触,比如说有禅修小镇,如果在这里感受文化,包括花香小镇,不过大家要相信让一个金融人了解文化,理解了文化小镇,那文化小镇才能源源不断的有资金,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,所以说今天跟大家一起探讨文化,希望我能在这里在各位的文化引导下,逐渐对文化有深刻的认识和体会。

今天由于时间关系,非常概要的介绍两块内容。第一、PPP应用于特色小镇的要点。第二、特色小镇文化小镇的PPP融资创新。

我是在N多次PPP的讲座当中必须说的一点,不管大家有没有基础,PPP到底是什么?就是一句话,这句话我一直在强调,PPP实质上就是公共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领域的一个市场化,也就是让市场配置资源,PPP大家看到第一个P是政府,实际上我们前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把工商业领域推上了市场化,但是我们的公共服务领域一直是秉承着以计划模式为主,政府有钱政府自己干,政府没事政府借贷干,政府跟银行贷款干,最后的负债主体都是政府,导致我们有十八万亿的在这一届政府上台之前的债务,在这种背景下,我们今天搞PPP不是我们主动搞改革的,那是被动的,是我们需要来解决政府债务,这是第一要务。表面上政府是缺钱的问题,实际上从根本上是机制的概念,让我们PPP领域让市场配置资源,来激发整个社会公共服务的一个活力和创新。PPP的这个句话非常关键,我在这里依然强调一下。

我们前三十年国家投的项目大多数,不能说效果不佳,起码是很多的钱我们并没有发挥钱本来的价值,今天搞PPP实际上是面临的公共和基础设施领域的,下一步PPP才是把完全市场化的支点,我们未来的公共服务的配置可能走向完全市场化国家的方向。

这是一个PPP流程,不多说了,这是我特别强调一下中国的PPP领域实际上核心的除了上述概念的市场化之外,第二个要点我总结的就是算帐,把钱搞清楚,这个我要强调一下,如果帐算不清楚PPP没法做。付费模式要知道,不管做文化小镇还是什么,到底回报从哪来里?企业都是逐利的,社会效益的一定的可能性情况下,但是核心效益还是经济效益,经济效益钱从哪来?第一、当然是使用者来付费,我们收多少钱?这个帐大家来算,收不上怎么办?小镇的公共服务领域要政府来付费,政府财力到底是多少?我们来探讨,在有限的财力下是不是能通过资本的方式去放大?让满足他的这些公共设施的投资回报呢?

第三、在中国做的比较少,理论上都知道,但是真正谁用这个模式非常少,我不深入说了。我们前三年,两年多,自从43号文之后推PPP的时候,大家拿出来的是政府第一部分,给你一个特许经营权,比如说你能收上费,大家都喝水,能稳定收益覆盖的这一块拿出非常多,那一块正在拿出来,第一步拿出来差不多了,政府真金白银该往外掏。第三、是政府模式,PPP肯定不是说完全靠政府付费的,完全靠收费的,合起来怎么做?就是一个缺口性补偿的动态模式。PPP的一个回报机制这个很关键,第一、市场化。第二、算帐,这两个清楚了,后面的基本上搞清楚了,钱的事简单多乐,观念和思想打通了,钱就是小意思了。

中国的资本市场现在彻底到小镇经济,北上广才形成这个概念,也是近几年的事,你让小镇去玩多种金融品种不可能,基本上秉承银行为投资体系,但是小镇可以跨越出来,视野要打开,打开到全资本的通道上面去,资本市场说要融资无外乎两种,一个是债融资,一个是股融资。怎么来做呢?比如说小镇上某一个项目,这个项目本身现在有的资金2000万,但是项目1亿,怎么办?第一步想到的是银行,跑去一问,农商行能给多少钱?给2000万已顶破天了,刚才张总说能玩这个事情,怎么玩呢?我有基金,小镇的PPP或者产融投资基金,你有两千万,我再投两三千万就可以了,这样就四五千万了,他还有融资租赁,融资租赁不是正好要买景观的电瓶车等等,这样七八千万了,剩下的不用动,那个农商行该找你了,小镇的找你的同时,市里的各个行都找你了,到我们那里开户吧。我们怎么样用多种金融工具组合运用,我觉得这可能是小镇的玩的。钱的事并不难,就是看怎么弄。

这是一个小镇的基金模式我就不细讲了,我回到下面三种的方式来融资。刚才王秘书长讲到说可能政府只能投3亿,想干很多的事,成百亿怎么干的到呢?我用这个模式给大家看一下,PPP付费模式实际上是减法融资,不是很规范的金融语言,我为什么这么来讲?我给清华大学的学生讲课没有问题,怎么讲金融术语都可以听得懂,问题是他听懂没有用,他对PPP没有什么促进,他也不是地方政府领导,我给领导讲的时候,我总结出一套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,把金融语言讲出大灰狼的语言就容易了。地方政府三个亿,比如说投条路就没钱了,但是我们用付费模式,我们让他拉长线,我一年把这个项目可以做成十年、二十年,一年付上三千万就可以了,二十万付上一千五百万,这样他三个亿不是同时干十个、二十个项目嘛,这是单位时间类的投资额,这就是PPP的核心,也就是减法融资,我们少花钱,我们节约了,放到明年,实际上咱们卖房子都知道,按揭卖房,今年付一点,明年付一点,这叫做减法融资,这样领导就听懂了。

下面是投资基金,这个实际上是加法,我们钱少怎么办?三个亿直接投就是按减法融资分成三年,才能干上三十个亿上,这还不够玩的,30个亿先别投这条路了,我们怎么办?我们三个亿集中起来让张总,咱那里发一个PPP的基金可以吗?我给三个亿,你给三个亿,咱们配合起来六个亿,一般银行都愿意玩,咱们金融圈都知道,咱们六个亿干到三十亿可能性,保守一点20亿很轻松的,这样一下子我们的本金就有二三十亿了,再用PPP的减法一干就能干到二三百亿的事了。

我第一个工作就是建设银行,建设银行搞贷款就是花一批钱,首先要安全性,第二才是注重收益性。流动性是建设银行不会玩,至今还不太会玩。这个就是流动性,我们过去固定的一贷款看你有房产证质押,如果没有房产证怎么办呢?但是这个房子我有租金,一年租金才几万块钱,那不够融资,那十年、二十年呢?这就钱多了,所以把未来十年的PPP收益权,因为PPP都有付费,不是使用者付费就是政府付费,总有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付费,付费搭起来这是一块资产。我基金把钱投进去,我还不见得等到我十年后、二十年后收上去,那样对企业有序经营就无意义了,企业工程、技术、设计人员有,干完十个项目之后我没钱继续干项目了,别的工程人员解雇了,只要两个财务人员收帐就可以了,没有那么简单,所以企业还要有序经营,企业想提前退出来,但是PPP都是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,怎么退?我们把资产打起来交给汪总,你给我们设计一款金融产品,他就开始设计了,金融产品正好对应着小郑的文化广场,假设有广场舞,我们做金融产品以后,转换一下也许幸福产品,也许是理财产品等等,总共会有一个金融产品呈现给老百姓面前去,这是政府付费的,很保险,有可能大妈就买了,而且对企业这个钱已经拿出来的,我可下一个项目,这叫做循环融资。我这几天给水利部做全国水利项目的金融改革,我对水务了半天,水跟钱一样,流的过程当中我们要循环出来,形成一种生态,所以水循环有问题的时候,可能今年的季风只吹到长江流域。钱也是如此,如果能够循环出来那就多修两个广场,所以叫做循环融资。这三个模式基本上我觉得可以把小镇的钱给解决了,这些都是可以实现的,而且在现实的项目当中实现过。

昨天晚上正好有一个朋友来吃饭,十年前我给他讲过,但是没有用减法、加法给他讲,他当年用了30万干了一千万的项目,到今天为止他的产业已经变成10亿的产业,而这个产业是什么呢?可能是一个文化产业,在大漠孤烟戈壁荒滩上居然有一片绿地,这片绿地上存在着四万只孔雀,这是什么概念?多么的震撼,我只想到西双版纳有孔雀,他是四万只,多么的震撼。国家4A级景区的经典,4A用到文化的可能是无中生有或者是反向思维,沙漠当中的孔雀,他没有病害,所以孔雀小镇就这么诞生了。这个人就是当年30万去干了人家三五百万收了人家一千多只孔雀,我觉得他最厉害的是这个人的一个是反向思维比较敏锐。第二情圣语言,我的学生可能给我听过一次话,当年郑老师你太厉害了,你给我一点拨我就干了。万事归与一体都是一个哲学经济,实际上都那么简单。今天由于时间关系,我就说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

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信息来源: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”的所有作品,其版权属于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所有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不要断章取义并请注明:“信息来源: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”。
2、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“文章来源:***(非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)”的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其它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站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联系电话:010-51662601-650